第四百六十四章:为了和平

林昆是最看不惯这种仗势欺人的黑势力,靠压榨老百姓的血汗钱而存在,这种黑势力不管是在什么地方,只要是被林昆给遇上了,就肯定得有点说道。

统一了南城区的地下势力后,林昆更是提出不准再收保护费,要是有哪个小团伙敢收保护费被他知道了,他马上会让这个小团伙立马从南城区消失。

宁伍满脸惊骇的看着一脸戏谑的龙大相,他的手上有功夫,怎么说以前也是练过的,可就是不敢向龙大相动手,手指头轻微的颤抖两下,拳头始终没握起来。

林昆漫步的向这边走过来,站在了宁伍的面前笑着说:“伍哥,是吧?”

宁伍脸上的表情微微颤抖,语气不再像刚才那么阴冷充满蛮横,垮下来道:“叫我宁伍就行。”

林昆指了指周围的一片海岸,笑着说:“这里都是你的地盘?”

宁伍咬了下牙,说:“以前是。”

林昆笑着说:“那以后呢?”

“是……”宁伍紧绷了下腮帮子,一副极不情愿的表情道:“是你的了。”

林昆摇头,真挚的笑着说:“也不是我的,是国家的,是这些渔民共有的。”

宁伍暗暗咬牙,说:“我可以走了么?”

林昆笑着点头,道:“可以,不过以后不要让我再在这附近看到,否则的话……”语气听似轻佻,可无形的威压却像是一面重锤一样落在宁伍的心里。

宁伍看了看林昆,又看了看龙大相,转身走了,留下那一地痛吟的小弟不理不睬。

“留下自己兄弟的男人,永远也成不了气候。”龙大相望着宁伍的背影道。

林昆淡淡的一笑,道:“你怎么知道他把这些人当兄弟了?”

龙大相转过头看林昆,恍然大悟的笑着说:“在理儿!昆哥,就这么就放他走?”

林昆笑着调侃说:“要不你追上去揍他一顿?反正你已经放倒了这么多了。”

龙大相咧嘴一笑,道:“算了,俺可懒得动手了,下回遇到了再揍吧,今天算他运气好。”

两人说的云淡风轻,听的躺在地上痛吟的那些个小弟们的心底一片哀嚎,自己那英明神武、蛮横霸气的伍哥,在人家的眼里屁都不是,说揍就揍啊!

周围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渔民,也不知道是谁最先喊了一声:“揍他!”所有的渔民马上就向宁伍追了过去,跑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皮肤黝黑、身材单薄的老汉,脸上的皱纹泛着海盐的白,一看就是在海上吹了一辈子海风的男人。

宁伍回过头,渔民们气势汹汹的离他越来越近,他根本就不把这些渔民放在眼里,这些人都是被他平时踩的快要烂掉的,他没有要跑的意思,原地静静的站着。

渔民们把宁伍围在了中央,跑在最前面的那个老汉当先说道:“宁伍,你压榨了我们这么久,今天得给我们个说法!”

宁伍冷冷的一笑,道:“李老头,你是不是活够了,敢带着这帮人来反我?”

李老汉道:“我早就该带着大家伙反你了,被你压榨了这么多年,我们出海打渔的血汗钱一大半都被你压榨了去,这些年你倒是富的流油,可我们呢!”

宁伍冷嗤道:“你们的死活关我屁事!李老头你要是识相的话赶紧带人给我散开,否则的话……”

宁伍的话不等说完,就被李老汉的声音打断,李老汉率众吆喝道:“兄弟们,咱们被这恶棍欺负了这么多年,今天难得有人来教训他,咱们不能让他这么轻易的就走了!”

李老汉的话音刚落,周围的人堆里就有人跟着起了吆喝:“揍他!”

宁伍眉毛一挑,大喝一声:“我看你们谁敢!”话音刚落,身后就被人重重的踹了一脚,宁伍一脸怒容的回过头,还不等他发作,周围无数的拳脚就一起招呼了过来,他是有心想要反抗,但一下子被二三十号人围在了中间,就他手上的那点功夫根本派不上任何的用场,只能捂着头老实挨揍。

一顿暴力的拳打脚踢之后,渔民们收手了,大家伙散开前一人朝躺在地上的宁伍吐了口口水,宁伍鼻青眼肿,整个人就像是一摊肉泥一样躺在那儿。

李老汉带着众渔民向林昆和龙大相走了过来,李老汉在这海边混的最久,从小就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在众渔民的心目中地位最高,他看着林昆和龙大相,感激的说:“两位小伙子,谢谢你们今天教训了宁伍手下的这些恶狗!”旋即语气带着恳求的说:“以后你们掌管这块地方,我们交保护费,但能不能少抽一点,我们这些人都是拖家带口的,出海打渔不容易……”

不等李老汉说完,林昆笑着打断道:“老大爷,各位打渔的兄弟们,这地方以后没有保护费这么一说。”

“什么,没有保护费?”包括李老汉在内的渔民们全都面面相觑的议论起来,众人的心里都觉得不可思议,最终由李老汉带着怀疑、警惕的口气问林昆:“小伙子,这以后没有保护费了,是不是有别的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