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日子里,军营的事情战降灾一一听到了耳朵里。

苏倾离解决了齐一恒一直没有根治的许多问题,不得不说,这个弟媳有两把刷子。此时他靠在垫着虎皮的椅子上,手里揣着一封信纸。

“玥王殿下。”

听到声响,战降灾声色不变的淡漠瞟了对方一眼,“嗯。”

从外面进来的黎纯掀开一扇帐子,走进来的时候还刻意看了看外头有无人跟着他或者看着他,警惕不疏忽。

“你来寻本王何事?”

“属下有一线索想回禀殿下!”

黎纯说着,走到王爷跟前,动作小心谨慎的从怀里拿出一封标注着麒麟印章的信,那信纸是长长的一小条,大多都是信鸽带得起的。

“殿下请过目。”

忖度一二,战降灾带着犹豫接过那小纸条,看见上面的两排字迹以后神色顿时凝重了起来,眉头紧皱。

在军营门口,苏倾离和易鹤小声商榷着什么。

“真的假的?”

“骗你做什么,那群山匪都不是聪明的!”

“但愿别把我的土壤踩坏就好。”

“你放心,我不是傻子,我才不会一次性放那么多人进去‘寻宝’呢!”易鹤贼兮兮的笑了笑,小声道,“那群山匪现在特别听我的话,一听闻我曾经见过蔺赫汝,一个个对我崇拜的不得了!”

苏倾离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得意吧你!等你们平安把粮食运过来才是成功呢,现在说大话为时过早。”

“哼,等着吧,就在这几日。”

就在二人谈话间,身后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