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张子麟在纸条上写好了答案,递给丰灵。

他轻轻敲了敲桌子,只要照着他写的答案念就好了。

丰灵瞥了一眼,然后她回答教授,“对不起,教授。我不会。”

张子麟轻轻握拳,她当真是一点不把他放在心上啊,这种时候都不接受他的帮助。

教授没想到这么简单的题目,她都不会,不免生气了。

“这位同学,你这样的学习状态,学期末是要挂科的。我的课程不允许重修,别说没有警告过你,听到了吗?!乐理都学不好,还想成为音乐家?你在做梦?”

“知道了,教授。对不起。”丰灵致歉。

“坐下吧。”看着丰灵婉柔的模样,教授顿时也没了脾气。

丰灵坐下以后。

张子麟不满地举手。

教授问道,“你有什么话要说?回答问题就不必了,我知道你会。”

“教授,著名的小提琴家杰卡瑟林,她连五线谱都不认识。更不用说懂乐理。你的观念该改改了,或许只有不懂的人,才是真正的天才,因为她可以超越条条框框,诠释来自大自然的体会。”张子麟说完以后,怂恿教室里面其他人,“大家说对不对?”

一些学生都是张子麟的粉丝,跟着起哄。

“对,对!”

“要不然让新来的同学给我们即兴表演一段。”

“不用表演了,刚才有人将她彩排拉小提琴的片段发到学校社交群里了。”

“是吗是吗?我看看。”

其实刚才正是张子麟发送的,昨天她独奏小提琴时,他悄悄用手机录了一段,拍了她的背影,他才不愿意拍摄她的正面给大家欣赏呢。

教室里,许多学生拿出手机,打开视频听小提琴曲。

纷纷赞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