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简还在生气他的霸王条款,直到感觉手上有些疼,她看向那个方向。

傅衍夜执着她的手,咬了她戴着戒指的手指。

卓简疼的好看的眉心蹙了起来,傅衍夜望着他咬过的地方,然后看着那枚素戒,“其实你已经不配再戴它。

卓简不知道他又想做什么,所以只是提着一口气看着。

他想给她摘下来吗?

那她谢谢他。

傅衍夜抬眼看她:“你说呢?”

“你说的对,摘下来吧。

卓简表示赞同。

再说本来也是说宴会结束就摘下来。

傅衍夜却眼里突然好像夹着刀子,她果然还是那么想跟他断掉。

“你自己摘。

傅衍夜说。

卓简没有犹豫,抬手就去摘下来。

可是手一热了之后,戒指有点难脱了。

但是戒指挪动的那一刻,傅衍夜突然又握住她的一双手压在她肩膀两侧,“我改变主意了,现在开始我不准你再摘下来,不管是台上台下,我都要你扮演好一个妻子的角色。

“什么?”

“你要是敢摘下来,我就让你这辈子都见不到他们。

“……”

他说的清清楚楚,她也听的清清楚楚,这一刻,她所有的愤怒突然也消失了。

他是主宰者啊。

“我去洗澡,你好好考虑我的提议。

傅衍夜望着她突然平静无波的眼眸,心里一揪,手从她裙子里抽离。

卓简没吭声,只是在他下床之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也坐了起来。

她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反抗不了,就只能听之任之。

她想下床,可是还没等站起来。

“卓简,你跟我一起洗。

傅衍夜突然叫她。

卓简抬眼看着他在的地方,傅衍夜已经又走了回来,弯腰直接将她扛起来,然后带去浴室。

“傅衍夜,你……”

“今晚,是补偿。

“补偿?什么?”

她沙哑的可怜嗓音问他。

“补偿我差点失去儿子。

他说着,浴室里他打开花洒,然后将两个人丢在里面。

他没开灯,周围都暗的要死,然后她身上的裙子也没了。

卓简扭捏着,他忽略她的唇,却留恋的吻在她的肩颈,以及……

直到清晨,她才有机会睡过去。

再醒来已经是中午,她浑身无力的趴在床上。

屋子里还是黑的。

窗帘的遮光效果特别好。

她眼皮动了动,然后又合上。

许久,床上有翻动的声音。

她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无望的感受着自己的还滚烫的肌肤。

嗯……

卓简感觉自己头疼欲裂,手背压在额头上之后,突然感到特别热。

她,发烧了吗?

袁满十二点半来开的门,给她打开了窗帘。

回头看到床上那个骨瘦如柴的女人,走近后才发现她脸色不正常的潮红,弯腰去摸了摸卓简的额头,随即用力握着自己的手惊慌起来。

“常夏,快打电话叫医生,少夫人发烧了。

楼下常夏刚给卓简准备好热牛奶,听到袁满的话立即放下牛奶去打电话。

“橙清橙栗,橙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