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广宁城中守军只有三千,城池也不甚坚固,明军连续取胜,士气高涨,各部不顾疲劳,奋勇攻城,扎萨克图骑兵助威,只一个上午,就攻破了广宁城,将大明的日月军旗插上了广宁城头,击杀达尔汉,并生擒了包括孙有光孙思克两兄弟在内的几个汉军旗将领。

“王师饶命啊,我等愿降~~”

多尔衮留下的有相当一部分是蒙古旗,精力连续的失败,这些蒙古人已经是心胆俱丧,大明将士刚刚登城,他们就成批的跪地投降。

--此战虽然不大,但意义却相当重要,因为这是大明在几十年之后,第一次在辽东收复战略性的城池,此前的一些驿站和堡子,只能算是点缀,广宁这样的大城,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收复。

……

城破之后,副帅史可法先行进入,在胜利的狂喜中,望着这座曾经为大明带入屈辱,导致大明从辽东一路退到辽西,几十年不能翻转,影响、改变朝局,致使原辽东经略熊廷弼为朝廷斩首,传首九边的要塞之城,心中不禁又升起一些感慨……

两年关上路,三度病中过。衰为沙场早,愁缘世网多。

逐臣甘粪土,举国惊风波。涕泣三朝事,驰驱敢惜他。

……

天启二年,耻辱至极的广宁之战,今日终于可以一雪。

……

是日,札萨克图汗离开广宁,去往锦州,觐见大明隆武皇帝,梁以璋随行。

……

攻下广宁,摘选俘虏,该押解的押解,该就地处置的处置,孙传庭传令全军修整,一来连续激战,各部受损颇多,亟需修整和补充,二来也是等待后续的粮草。

广宁以后,等于是真正进入了辽东的腹地,道路运输将遭遇挑战,而从探骑和斥候回报的消息看,多尔衮不出所料的执行了坚壁清野的政策,广宁以东,几百里的范围里,到处浓烟滚滚,建虏正在焚烧破坏一切所能破坏的东西。

整个广宁以东,已经是变成了一片广袤的无人区,通行的道路和桥梁被破坏很多,原本一日的路程,可能得走上两日,因此,除了加派前锋,多用工兵营修复道路和桥梁之外,大军要想通过,进到海州城下,继而攻取海州,也非是准备好足够的粮草不可。

……

锦州。

“拜见大明皇帝陛下~~”

“起~~”

——首发起点,最近订阅下降的厉害,不得不重启防盗版,写作不易,谋生更不易,个中不便,望大家谅解,正式内容请十五分钟后刷新,如果是半夜,请凌晨刷新,对造成的不便,再次表示深深的歉意。

太子处置刘泽清,未修改版。

王永吉额头有汗:“回殿下,他二人都在,不过是不是回到官署再问讯他们?大街之上,不宜久留啊殿下。”

“张胜,姚文昌!”

朱慈烺立刻叫出两位指挥使对质。

两人都是满头大汗,跪在太子面前如同是洗澡。

“听好了,本宫只问一次,但有一字虚言,必严惩不贷。李青山冒功,究竟怎么回事?”朱慈烺俯视他们,冷冷问。

张胜,姚文昌虽然是刘泽清的死党,但在带天出征的太子面前,却也不敢撒谎,不然就是“欺君”之罪,何况当日知道真相的人极多,他们不说,自有他人会说,于是两人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将当日真相说了出来。当日,李泽清带兵围攻梁山,不想却走了李青山,刘泽清觉得没有面子,于是勾结军中将领,将李浩然生擒李青山的功劳掠为己功。

不过张胜和姚文昌却竭力撇清跟李浩然之死的关系。

当两人自白时,同样跪在地上的刘泽清面无死灰,他知道,自己今日肯定是逃不过了。这个总兵,肯定是丢了,幸好李浩然之死他做的漂亮,只要他咬死不承认,太子找不到证据,最多就是罢职,等过了这个风口,他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一匹快马疾驰而来,到了太子身边小声而报,却是中军官佟定方。

原来精武营两个把总队已经悄无声音将刘泽清的五百亲兵堵在了城门口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如果刘泽清的亲兵队胆敢作乱,立刻就可以绞杀。

一切安排妥当,朱慈烺冷冷看向刘泽清。

“刘泽清,你知罪么?”

事到如今,刘泽清不能不认了,他一咬牙,重重叩首:“臣一时猪油蒙了心,抢了李浩然的功劳,臣有罪,臣该死。但臣绝没有派人杀害李浩然!”

都见到棺材板了,居然还嘴硬,朱慈烺心中冷笑,声音冷冷道:“刘泽清虚报战功,欺骗朝廷,着立刻拿下,押入军中候审!”

听到此,刘泽清大吃一惊:“殿下,臣是陛下任命的总兵,你不能这样对臣啊……”

他以为就是降职,最多就是撤职,想不到太子居然要将他拿下。

武襄左卫早已经一拥而上,将他打翻在地,剥去甲胄,结结实实的捆了起来。

跟在刘泽清身边的副将郑隆芳见事不妙,想要悄悄溜走,也被武襄左卫按倒在地捆了起来。

山东文武都看的目瞪口呆,太子出手居然如此果决,一点转圜的机会都不给。巡抚王永吉连忙上前,慌张道:“刘泽清虽然有罪,但还是应该交给有司处置,何况申氏所言只是一面之词,尚没有其他佐证,刘泽清一镇总兵,干系重大,一旦有变就悔之莫及了,望殿下三思啊!”

朱慈烺当然明白王永吉的意思,刘泽清是总兵,在军中盘踞多年,不说手下的亲兵,就是副将参将也都是他的亲信,冒然拿下刘泽清,万一那些副将参将们不服,带兵哗变,山东不就乱了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