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宝及时赶到,一行人回去,夏天立即给月九服了药,这才没事。

月九脱离危险,夏天又赶紧将从黑森林找到的野生菌与植物拿去给车成俊。

车成俊在实验室里,正在进行第三组实验。

“车师父,我找到了一样好东西。”

夏天将东西拿出来,说:“这是我从黑森林找到的,这种野生菌是吸食动物尸体养分成长的,含有剧毒,而这株植物是在野生菌附近找到的。”

车成俊戴上手套仔细看了看野生菌:“这是美人菇,也叫美人面,因颜色艳丽含有剧毒出名,它生长的地方,寸草不生,它生长的环境,极为苛刻,非常难培养,我曾试着培养过,都失败了。”

“车师父,这株植物却生在美人菇旁边,它就是美人菇的克星,我想了想,飞飞姨是被活死人抓伤,感染的病毒。”夏天神色严肃,语言严谨地说:“一群即将死亡或者已经死亡的人,通过病毒侵蚀,操控,也就成了活死人,其实,这些活死人就是给予美人菇养分的动物尸体,美人菇就是病毒,车师父,不知道我这么理解对不对。”

车成俊越听越是震撼与兴奋:“那这株植物,就是解药。”

“对。”夏天说:“我跟月九去黑森林也是碰运气,希望能帮到车师父。”

车成俊兴奋道:“夏天,你真是帮了师父大忙,我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车成俊振奋的拿着美人菇与植物去做实验了,夏天没有什么可做的了,这才回宿舍洗漱换身干净的衣服。

傍晚时分,陆容渊与苏卿到了,夏宝高兴的去海边接人。

飞机刚着地,夏宝就飞奔过去。

“妈咪,妈咪。”

苏卿看到夏宝,也是非常高兴,张开双臂抱了抱夏宝,惊喜道:“小宝,都长这么高了,都到妈咪肩膀了。”

孩子不在身边,孩子悄然长大了,父母也不知道。

“基因摆在那,身高肯定矮不了啊。”夏宝自恋地冲身后的陆容渊吹口哨:“爹地,有我这么帅气的儿子,会不会很自豪?”

陆容渊扎心的回了一句:“跟你老子比,也就一般般。”

夏宝撇嘴:“自恋的花孔雀。”

苏卿见父子俩斗嘴,哭笑不得,没见到夏天,问:“小宝,你哥呢?”

“月九为了救哥受伤了,哥在照顾月九呢。”

苏卿的心提了起来:“受伤?怎么回事?”

“哥和月九瞒着我去黑森林,真是不够意思,也不带上我……”

“……”苏卿扶额:“说重点。”

“月九为了救哥,被红蜘蛛伤了,中了毒,救治及时,现在已经没事了,在宿舍里休息观察。”

“小宝,带我去看看。”苏卿对月九很感兴趣,之前在监控里看到过月九跟着夏天夏宝进行野外生存训练,她还是挺佩服这个小女孩。

陆容渊说:“我跟你们一起去。”

月九救了夏天,作为父母,他们理应去看望。

宿舍。

月九已经醒了,夏天端了清粥送来,月九手划了一刀放血,吃饭不方便,夏天本想喂她,月九说:“我可以。”

骨子里,月九是好强的。

“好。”夏天将碗放在折叠桌上,说:“毒已经都清出来了,不过还是要休息观察,这两天你就不用去训练,我已经向教练请假了。”

月九自从上岛后,没有休息过一天。

“恩。”月九用另一只手吃粥。

夏天看着月九包扎的手,自责道:“月九,谢谢,以后再遇到危险,不能再莽撞了,你护好自己就行。”

夏天挺懊恼,爹地与薛老头给他配个搭档做什么,月九又是个死心眼,性子冷淡,认准的事,便会当成自己的信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